网红店主崛起:看母婴人如何运筹帷幄?

7月15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3个部门公布《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》提出:鼓励“副业创新”,支持微商电商、网络直播、职业创作者等多样化就业。预估2019年我国社交电商从业人员规模超过4800万人,市场规模超过2万亿元。这一意见的公布,无疑使得原本在疫情反向发酵和5G技术持续推进下高速发展的网红经济,直接迎来了高光时刻。并且在这一成绩的背后,离不开母婴人的助力。疫情之下,出行受限使得消费者购物模式往线上化迁移,实体母婴人因此背负着巨大的资金压力和客户流失的打击。在此之下,为寻求新流量突破口,一部分母婴人选择加入全民直播的浪潮,进行直播带货;一部分选择“抱大腿”,借助数字化工具或电商平台走出寒冬;还有一部分则故步自封,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祈祷客户降临。就这样,母婴市场开始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,一边是积极拥抱数字化迎合时代要求实现转型后,活的风生水起;另一边则苦不堪言,即将面临倒闭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?因为时代变了!对此,妈妈去哪儿李晓星坦言:“疫情加速了洗牌期,消费者购物习惯被加速过渡到下一个阶段已经是不争的事实,所以既然无法抗衡,就应主动出击寻求改变。”不仅如此,随着90后、00后宝妈成为母婴消费主力军,母婴消费需求也发生了巨大改变,私域流量被深度挖掘。数据统计,在母婴认知上,76.2%的90后妈妈选择通过垂直母婴平台获取母婴信息和解决孕育难题。至于母婴消费决策,母婴社群、网红、kol对宝妈的影响力分别超60%和40%。看到这一新生代母婴消费需求后,越来越多的母婴“新势力”开始找准定位,迅速出击:仅100平米的店可以做到千万级销量,店主个人IP的打造拉动门店30%的生意,她们不再是简单的母婴店店主,而是懂营销、懂创新的“主妇经济超级买手”和“家庭健康顾问”。

为此,2020年7月31日,在第三届中国母婴前沿(CMIF)大会上,我们邀请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00+kol和网红店主,通过分享亲身实战经历,来为我们深度解锁到底该如何挖潜母婴网红生意!